漠南、河西之战后,汉武帝为何还要发起漠北之战?

  漠北之战的具体情形。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在漠北之战前,汉武帝刘彻已经对匈奴进行了河南漠南和河西两大战役。

  一、河南及漠南战役

image.png

  元朔二年,即公元前127年,汉大将军卫青出云中郡(今和林格尔和土默特左旗之间)向陇西大迂回,击败匈奴楼烦王和白羊王,斩首数千人,夺得水草丰美,有“黄河百害,唯富一套”之称富饶的河套平原,之后建立朔方郡并移民十余万,匈奴单于将龙庭往北迁移出蒙古大漠。

  元朔六年,即公元前123年,卫青率领十余万骑兵出定襄(今和林格尔)向北,斩首匈奴三千余级后回守,之后又再次北进,斩首匈奴首级一万五千余,其中霍去病率八百骑孤军深入数百里,斩杀匈奴两千余人,捕获匈奴相国等人,被封为冠军侯

  二、河西战役

  元狩二年,即公元前121年,骠骑将军霍去病率数万骑兵从陇西出发,进行了两次出击,一次越过焉耆山(今甘肃山丹县大黄山),打败匈奴休屠王;一次越过居延泽(今内蒙额济纳旗)附近往西打到祁连山,这两次出击的结果是匈奴分裂,匈奴浑邪王杀休屠王后率四万余人投降,为汉朝开拓了从兰州到新疆罗布泊的一大片战略缓冲地带。

  三、漠南、河西之战后的形势

image.png

  漠南和河西之战使匈奴遭受了重大打击,匈奴在战略上被“断了右臂”,有歌哀叹:“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亡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更被动的是失去了他们最大的祁连山马场,失去这个马场,匈奴的军事优势就消减了一大半。

  汉朝则控制了整个河西走廊,打开通往西域之路,《史记》记载:“金城(今兰州)、河西并南山(祁连山)至盐泽(罗布泊)空无匈奴。”同时,增加税赋,减少军队开支,“徙关东贫民处所得匈奴河南,新秦中以实之,而减北地以西戎卒半。”

  两战之后,汉朝对匈奴在军事上的战略态势变得更加有力。

  但是匈奴并没有被伤到元气,单于伊稚斜的主力在漠南之战后就主动北撤到了漠北,他企图引诱汉军主力到漠北,然后聚而歼之。

  元狩三年,公元前120年,伊稚斜集结数万骑兵,分别在右北平和定襄两郡南下抢掠,杀死数千人,之后北撤。

image.png

  定襄在今日的和林格尔,右北平在今日的宁城县西南部,两地横跨河北和山西,伊稚斜的匈奴军在相距如此远的两地对内地进行抄略,既展示了他强大骑兵的机动力,又是一种明显的挑衅:匈奴的骑兵,随时可以深入汉境。

  于是,汉武帝刘彻为彻底打消伊稚斜的嚣张气焰,决定再来一次漠北战役。

  四、漠北战役

  元狩四年,即公元前119年,这一年汉武帝37岁,他年富力强,精力旺盛。

  漠南和河西两次大战役的完胜,令汉武帝刘彻信心大增,他看到了他的农民子弟只要骑上马,就可以完胜那些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的匈奴人,他心里在哈哈大笑:原来游牧民族的骑兵对汉人的优势,其实只是一句神话,而这样的神话一旦被打破,他大汉的子弟兵将踏破贺兰山,大汉的疆土也将延伸至无限的远方。

  眼下,遭到两次打击的伊稚斜骑兵还能骚扰汉境,让刘彻很生气,他决定对伊稚斜再发动一次打击,这次打击将是毁灭性的,他希望一劳永逸解决匈奴问题。

  刘彻立刻召集诸将商讨对匈奴的再次战役,将领之中有久经战阵的名将卫青,霍去病,李广等将,刘彻对这三位名将的特征很了解:

  卫青稳重可靠,是一位善于大兵团作战的将军,尤其善于打十万以上规模的战争,他的特长是稳站稳打,步步为营,一旦遇敌,将是敌人的噩梦,但是他的打法消耗也大,长期这么打,朝廷的朝政难于支撑;

  霍去病是两次战役中崭露头角的年轻将领,是一位骑兵天才,他的手下都是精锐的棒小伙子,他的特长是善于远程突击,以不多但是精锐的兵力快速穿插,直捣黄龙,这样有一击有效的结果,既有斩首之效,也大大节省财政开支;

  李广是一位60岁的老将,他个人的骑射能力很强,被称为“飞将军”,但是由于太过显示自己的个人能力,他的部队在前几次战争中反而打了不少败仗,难以独当一面,不过士气很旺盛,刘彻并不想让他参加这次军事会议,可是他坚决要参加。

  刘彻也是一位战略家,他对各位将领亲自做了战略部署:“翕侯赵信为单于画计,常以为汉兵不能度幕轻留,今大发士卒,其势必得所欲。”

  赵信本是匈奴的小王,先投降了汉朝,被封为翕侯和右将军,后在河南战役之后又投降了匈奴,他对汉朝的优劣势都了如指掌

  可是,赵信以为的汉军劣势,已经被刘彻补上了,经过币制改革和盐铁专卖之后,刘彻手上有钱了,而且民间也养了大批的马,可以将计就计,出其不意的打击他们。

image.png

  刘彻决定远征漠北,他要以卫青和霍去病两个军团发起漠北战役,彻底解决匈奴。宣布完他的决定之后,刘彻看着手下的将领们,持重的卫青脸上看不出什么变化,霍去病却极度兴奋,刘彻在心中大加赞赏,年轻人士气可用。

  为了给匈奴以毁灭性打击,刘彻最大限度的使用了他的几乎全部家当,十四万匹战马,其中十万匹战马先配属卫青和霍去病两支军团各五万野战骑兵,另外四万匹战马备用,以随时补充战损,还有数十万步兵进行粮草辎重的运输和支援。

  两支军团的任务:东军团大将军卫青领麾下李广等将领率五万骑兵出代郡(今蔚县)寻找匈奴左贤王进行决战;西军团骠骑将军霍去病率领五万骑兵出定襄(今和林格尔)寻找单于主力。

  刘彻给霍去病的五万骑兵,都是精选的“敢力战深入之士”,这是一支五万人的特种部队,将进行远程穿插包抄,对单于进行斩首。

  可是,两支主力刚出发,就捕捉到匈奴骑哨,单于伊稚斜已经率领主力向东运动,按照之前的调配,霍去病将抓不着单于主力,而可能遭遇单于的将是卫青军团。

  刘彻立刻调整战术,以霍去病东出代郡,而卫青军团西出定襄。

  事后证明汉军获得的消息并不可靠,他们所了解的向东转进的匈奴军队,其实是匈奴人的家属、老弱病残和辎重,伊稚斜率领的主力还留在漠北,他在以逸待劳等待汉军。

  伊稚斜准备在漠北和汉军决战,他的战术来源于赵信的建议:“汉军即度幕,人马罢,匈奴可坐收虏尔。”以赵信个人对汉军的熟悉,他以为汉军骑兵不多,到达漠北就会人困马乏粮草不济,可是他并不知道,数年之后的刘彻已经长胖了。

  担负寻找左贤王任务的卫青一出定襄就从俘虏口中得到了伊稚斜单于主力的准确信息,他当即决定兵分两路向匈奴主力靠近,一路由前将军李广和右将军赵食其率领,由东面向单于左侧后攻击,他亲率主力由正面向匈奴主力靠近。

  卫青将李广分兵东路,是刘彻给他的既定策略。

  刘彻并不看好李广这位老将的带兵能力,在刘彻眼里,这位李老将军带兵不行,却性格刚烈,不让他上战场他就要自杀,可是让他上战场又怕给全局带来麻烦,刘彻实在不得已就在出征前交代卫青,千万不要让李广独当一面,只能让他带偏师,胜则锦上添花,败也无关大局。

  卫青军团的主力一路向北穿过浩瀚的沙漠后进入了漠北,在这里遇见了伊稚斜单于的数万主力,已经列阵整齐匈奴军“兵陈而待”,专程等候汉军的到来。

  卫青的打法,是以步骑攻防结合。他先“令武刚车自环为营”。武刚车是一种有巾有盖的车,以车环形布阵,车辆内和车辆间布置长戟手,可以有效防止骑兵的突击,而长戟手后再布置上弓弩手,就可以有效射杀敌人的骑兵,如此,在武刚车阵内就可以保护辎重和各类非战斗人员以及伤病员。

  布置好防御之后,卫青命五千骑兵向对面的匈奴军进行冲击,五千骑兵如箭一般射向敌阵,伊稚斜没有想到远道而来的汉军居然敢主动向自己冲击,他立刻命一万骑兵与冲来的五千汉军展开对攻。

  匈奴游牧民族的组织形式,使得他们的组织松散,纪律不严,又由于人数较少,因此极力避免近战肉搏,以此特点,发展出他们的远程骑射风格,而近战需要的牺牲精神和强大的组织能力,正是农耕民族所长,再加之农耕文明远发达于游牧文明,他们的武器装备也更加先进,汉军手中的铁环手刀也明显先进过匈奴手中混杂的各类兵器。

  因此,如果站在高处看两军交战,可以很明显看出匈奴军和汉军骑兵的不同,匈奴军的个人骑术很强,可是阵型并不严密,他们一窝蜂乱糟糟的向前冲,而汉军的阵型严密得多,他们相互之间保持着可以支援的距离,两军向撞,汉军总是可以对匈奴军形成以多打少,因此一万匈奴骑兵和五千汉军骑兵的对攻,并没有占到人数的优势,激战一日也未分出胜败。

  日落时分,突然狂风大起,黄沙飞扬,能见度显着降低,“两军不相见”,匈奴的弓箭完全没有了优势,卫青见此情形,立刻分左右两翼对匈奴军进行包抄。

  伊稚斜是草原上的狼,有着天生的警觉性,这种警觉性是来源于草原部落弱肉强食,自然淘汰,当他看着对面的汉军在视线里越来越模糊时,就感觉到了危险。他的本来目的就是为了和汉军会战从而全歼汉军主力,可是当他观察自己的一万骑兵和五千汉军的战斗时,他已经明白自己没有优势了,恰巧这时风沙大起,他立刻警觉起来,他放出几十名游骑去主阵前侦查,不久四周响起带响的弓箭声,他明白汉军包抄过来了,此时他很清楚“汉军多而士马尚疆,战而匈奴不利。”立刻下达后撤的命令,可是他的命令被飞扬黄沙和两军厮杀的喊杀声阻断了,根本传达不到他数万人马的眼睛和耳朵中,他只能换上一匹备用的高大的大宛马后逃,他的消息很灵,知道往东会遇上另外一支汉军,就带着身边数百名卫士往西北方向奔逃。

  伊稚斜带着数百人逃跑,他的主力大军并不知情,依然尽着军人的职责和汉军拼死作战,直到深夜终于支持不住向北溃散,卫青军团乘胜追击200里,斩首一万九千余,在俘虏和首级中都没有见到伊稚斜,卫青心有不甘,命令再往北追,他们一直到燕然山(今杭爱山)附近,发现这里有一座小城,小城内并无多少军卒,他们抓来俘虏盘问,才知道这是赵信筑的小城,乃是一座大兵站,里面满是粮食和军用物资,卫青军团美美的吃了几天,然后一把火烧掉赵信城回撤。

  东路霍去病军团的马匹和装备都比西路的卫青军团精良,霍去病本人是一位万马军中取上将首级的突击型将领,他手下的军官都是年轻人,级别不高,连一员裨将都没有,霍去病以大校当裨将使用,军团上下斗志激昂,立功心切,这是一支积极向上的军队,出征路上这些小伙子们一路欢歌笑语,精力永远都那么旺盛。

  霍去病带着他的军团出了代郡后,再向北急行军2000余里,终于发现了约十万人的匈奴主力,霍去病大喜,他向他的军团做了动员,最后一句是:“活捉伊稚斜。”说着抽出长刀跃马冲向敌阵,他的五万小伙子们随后跟进。

  汉军小伙子们在马鞍上挥舞战刀,冒着匈奴人射来的弓箭向前突击,他们的目的是主阵,可是还没有冲到阵前,就见匈奴主阵有数百骑往后逃了,匈奴的大阵也很快就崩溃了,形成狼奔豸突的局面,霍去病感到奇怪:怎么伊稚斜这么草鸡?他立刻抓来几名俘虏审问,得知眼前乃是左贤王的军队,而左贤王本人已经带着几百人逃跑了。

  霍去病大感失望,他已经做了好多次捕获伊稚斜的好梦,可是眼前竟然不是伊稚斜,愤怒之余,他决定抓住左贤王碎尸万段,霍去病朝着左贤王逃跑的方向猛追,他的五万军团风卷残云一般向北追去,匈奴军真是兵败如山倒,一路上汉军都是追歼状态,他们追得有些筋疲力尽了,突然的一天,汉军看见前面出现了无数的帐篷。

  这些帐篷个个高大豪华,与汉军们一路上所见的普通牧民帐篷完全不同,而且似乎正在搬迁,见汉军出现,帐篷四周就冲出一批批惊慌失措的骑兵,自动集结成一股面对汉军列阵。

  霍去病见这些骑兵乱哄哄的凑成一团,队列也不整齐,显然不是战斗部队,他感觉奇怪,随即便明白过来,这里一定是匈奴的大后方,说不定帐篷里面有什么重要人物,立刻命令全军分成三队,一队正面进攻,另两队分左右两翼包抄,决不可放跑一人。

  一场一边倒的小战,战果辉煌,原来这里就是单于庭(今外蒙古乌兰巴托)所在,霍去病军团在狼居胥山附近将最后一批匈奴人追上,算是结束了这场战争,此战斩杀匈奴北车耆王,俘获三位王爷,将军以下至都尉级军官八十三人,俘获匈奴官兵七万余人,这七万余人皆是左贤王部。

  虽未捕获伊稚斜,却直捣单于王庭,战果辉煌,尤其消灭匈奴十余万人,这对人数本来就稀少的匈奴人来说是个灭顶之灾。

  接下来霍去病做了三件事,一是封狼居胥山,二是禅姑衍山(两山均在今乌兰巴托附近),三是登临瀚海(今俄罗斯贝加尔湖)祭告天地。

  五、后记

  伊稚斜单于到底是死是活?劫后余生的匈奴余部乱作一团,这时右谷蠡王站了出来,他说伊稚斜单于英勇战死了,现在的匈奴必须有一位新的单于,而他右谷蠡王就是伊稚斜的继承者。右谷蠡王是伊稚斜和左贤王后势力最大的王爷,但是他个人的能力和魅力都远远比不上伊稚斜,也并不能驾驭那些心思各异匈奴各部族酋长们,好几个酋长准备带着部族另谋他途,右谷蠡王也准备狠狠的教训这些不服从者。

  被外部打击之后,匈奴又面临着一场内乱。

  十几日后,伊稚斜终于现身了,他毕竟是草原人,嗅觉和视觉都相当灵敏,他在汉军追击下往西北跑了一个大圈之后又向东回到了漠北王庭,这时右谷蠡王只得灰溜溜的去掉了单于称号。

  而伊稚斜在遭受如此打击后,再也不敢在漠南出现,从此,漠南出现了“漠南无王庭”的局面。

  此战,汉军以损失数万名优秀士兵和十余万匹军马的代价获得全胜,汉匈双方实力呈现此长彼消之势,汉朝实力日渐增长,而匈奴实力日渐下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澳门银河线上娱乐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